一則來自專業人士的質疑,讓擬上市公司宏良股份暫停了IPO的進程。在此之前,宏良股份已經走完了上市之前的一系列步驟,並將發行價定在16.18元,距離成功上市僅“一步之遙”。
  質疑者“渾水”認為,宏良股份存貨數量“賬實不符”,且多家供應商可能存在與上市公司的關聯關係,並據此質疑宏良股份涉嫌虛構採購數據,財務造假。有評論稱,若質疑屬實,則宏良股份的問題嚴重性堪比當年被證監會叫停IPO的勝景山河。
  上周,中國皮革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李玉中出面接受媒體採訪,為宏良股份“站台”,解釋公司存貨占比過高實為公司競爭實力的體現;但對於涉嫌隱匿關聯交易等問題,宏良股份只是在網上路演中簡單澄清,並無進一步解釋。
  1月24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與宏良股份證券事務部聯繫上,對方稱公司何時重啟IPO,時間還沒有確定。
  B04-B05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鄭道森
  多個供應商被疑是“關聯公司”
  “渾水(Muddy Waters)”,一家美國著名的做空機構,曾因連續做空中國概念股聲名鵲起。最近,一個名為“渾水”的中國網友,質疑即將上市的皮革公司宏良股份存在財務造假嫌疑,導致這家公司暫緩了IPO事宜。
  宏良股份是一家甘肅皮革企業,主要產品是女鞋的鞋麵皮革材料,這家公司客戶涵蓋了國內多家皮鞋代工企業,代工的品牌包括達芙妮、千百度、意爾康、紅蜻蜓、百麗等諸多一線流行品牌。招股書稱,宏良股份在行業內的生產規模位居全國第二,僅次於上市公司興業科技。
  網友“渾水”在“中國會計視野論壇”發佈帖子質疑,宏良股份存貨非正常增長,且賬面數量與庫存平面圖不符;更嚴重的是,宏良股份前5大供應商中,有4家都可能與宏良股份存在關聯關係。
  證據來自河南駐馬店市的一則官方報道。2013年11月8日,總投資20億元的河南省祥鴻皮業有限公司在駐馬店市平輿縣奠基,《駐馬店日報》報道稱,祥鴻皮業的董事長為李臣,公司將投資20億元,對平輿縣現有的永盛皮革、祥盛皮革等企業進行升級改造。
  在奠基儀式上,李臣發言稱:“作為祥鴻公司,我們只有一個想法,就是通過這個項目,乾一個工程、做一個企業,樹一塊牌子、贏一方信譽、交一批朋友,力爭項目早日建成投產,早日服務於平輿經濟發展大局。”
  宏良股份董事長同樣名為“李臣”,若二者為同一人,則涉嫌違反競業禁止條款。
  此外,永盛皮革、祥盛皮革都是宏良股份的供應商,“渾水”由此推斷,永盛皮革、祥盛皮革與宏良股份可能屬同一控制人控制,而宏良股份在招股書中隱匿了這樣的關聯關係。“渾水”懷疑,宏良股份可能正是通過這樣的關聯關係虛構採購交易,進行財務造假。
  招股書顯示,永盛皮革2010年至今一直是宏良股份最大的供應商,單2013年1到9月就已累計向宏良股份銷售藍皮4.28億元,而工商資料顯示,永盛皮革的註冊資本僅為300萬元。祥盛皮革則在2011年成為公司的第四大供應商,該公司的註冊資本僅為200萬元。
  類似地,在宏良股份的供應商中,鼎信皮業、榮達皮業兩家的法定代表人都是“丁生委”。而平輿縣產業聚集區管委會官方網站上的一則環評公示顯示,丁生委是祥鴻皮業的“聯繫人”。“渾水”推測,丁生委可能是李臣的部下,鼎信皮業、榮達皮業也可能是宏良股份的關聯方。
  這樣算來,已至少4家供應商被懷疑與宏良股份存在關聯關係,且這些供應商都曾先後進入公司前5大供應商的行列。
  宏良股份否認隱匿關聯交易
  按照“渾水”的分析,被疑是關聯方的4家公司,都是跟祥鴻皮業有種種聯繫,從而被指與宏良股份有關聯。那麼,祥鴻皮業究竟是誰的公司,跟宏良股份究竟有沒有關聯關係呢?
  1月17日,宏良股份董事長李臣在網上路演中否認了與祥鴻皮業存在關聯關係。在回應投資者的提問時,李臣表示自己“沒有擔任河南祥鴻皮業有限公司的董事長”,宏良股份與祥鴻皮業“沒有任何關係”。
  他還表示,宏良股份的相關供應商關係,已經在招股書、審計報告等披露文件中詳細說明,本次申報材料真實準確,不存在任何故意隱瞞情形。
  對此,駐馬店當地的記者告訴新京報記者,報道都是有相關依據的,不可能憑空去寫。駐馬店經濟欠發達,當地領導對招商引資非常重視,參加重點項目的奠基,表示招商引資的肯定,也是對企業進行鼓勵。祥鴻皮業是平輿縣的項目,奠基儀式時,縣裡提供了項目的相關材料。
  新京報記者登錄河南省工商局官網,並未查到“河南省祥鴻皮業有限公司”的相關信息。
  河南鄭州一位律師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分別在河南省工商局和河南省質量技術監督局的網站上進行了查詢,但也均沒有查到“河南省祥鴻皮業有限公司”的信息。他表示,這可能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公司只是核准了名稱,沒有辦理進一步的註冊等級手續;也可能是辦好了手續,資料沒有傳上網。“考慮到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招商引資項目,現在又跟上市公司有關,不排除是有意為之。”這位律師說。
  新京報記者查詢了宏良股份的供應商永盛皮革、祥盛皮革的工商資料。工商資料顯示,永盛皮革的股東為王新建和馬站偉,王新建持股60%,馬站偉持股40%;祥盛皮革的股東只有魏浩然一人。記者未能發現這兩家公司與祥鴻皮業,或是宏良股份存有直接的關聯關係。
  永盛皮革成立於2009年5月21日,註冊資金為300萬元,成立第二年,這家公司就成為了宏良股份的第一大供應商。2010年,宏良股份向永盛皮革採購藍皮的金額為6800.09萬元,占當期採購總額的10.58%。
  隨後的幾年中,宏良股份在永盛皮革的採購額不斷攀升,2011年、2012年、2013年1~9月在永盛皮革的採購額分別為1.02億元、3.57億元、4.28億元。2013年7~9月,公司在永盛皮革的採購額占到了採購總金額的42.46%。
  如此大的交易額,是否存在虛構採購、做高財務數據的情況呢?24日,新京報記者與永盛皮革執行董事王新建聯繫上,但對方稱“有點事情”,隨後掛斷了電話。
  特意否認的“河南淵源”
  作為一家甘肅企業,宏良股份的諸多供應商都來自河南,董事長李臣也是河南人。事實上,在宏良股份的歷史沿革中,公司曾與河南一家名為“斐蒙達”的公司關係密切。1998年,公司還曾更名為“鄭州斐蒙達集團甘肅省宏良皮業有限公司”。直到2005年,才更名為現在的“甘肅宏良皮業有限公司”。
  然而,在招股書中,宏良股份卻特意澄清,公司與“斐蒙達”之間沒有任何投資關係和業務往來,這一做法頗有些令人費解。
  1999年,中新社記者曾對宏良皮業進行採訪。時任宏良皮業有限公司總裁的朱治海稱,他和哥哥朱治國正是到這裡收購毛皮後,才決定在這裡投資的,而朱治國正是鄭州斐蒙達集團的董事長。
  “有了這個廠,我們就可以源源不斷為鄭州的母公司提供進行精加工再增值的半成品,使母公司無後顧之憂。”朱治海說。
  中新社的這篇報道中稱,宏良皮業的控股股東為河南省鄭州市的斐蒙達集團,其餘兩個股東系廣河縣當地的皮革商。
  招股書顯示,朱治海曾於1987年至1990年間任河南淮陽皮革製品公司採購部業務經理。河南淮陽皮革公司為集體所有制企業,成立於1987年4月,法定代表人為朱治海的胞兄朱治國,1992年更名為河南淮陽皮革製品集團公司(以下簡稱“淮陽皮革”)。
  1994年11月,淮陽皮革出資設立鄭州斐蒙達皮業。1995年11月斐蒙達皮業出資設立斐蒙達鞋業。招股書稱,當時上述三家公司均為河南地區較早從事毛皮貿易及製革業務的公司,享有較高的行業地位。
  然而,1998年宏良股份股權轉讓及增資後,股東名單里卻沒有朱治國,只有朱治海占股16.76%,李臣占股51.52%。2005年,公司再次股權轉讓和增資之後,朱治海的股份降至2.45%,李臣持股94.81%。
  值得註意的是,在招股書中,宏良股份特意澄清,公司與淮陽皮革、斐蒙達皮業以及斐蒙達鞋業(3家均為關聯公司)不存在任何投資關係,也不存在任何業務往來,且上述3家公司均已註銷或者吊銷登記。
  此前報道中,曾有媒體猜測,李臣可能是朱治國的代理人,宏良皮業實為朱治國控制,而朱治國以皮業起家,即宏良皮業與疑似幕後老闆朱治國旗下的皮革產業存在同業競爭。
  上周五,新京報記者電話聯繫了宏良股份證券事務部,對方一位馬姓工作人員稱,現在不方便回答記者問題,有關情況公司會通過公告的方式進行發佈。  (原標題:宏良股份“關聯交易”懸疑)
創作者介紹

心絲蟲

tm74tmbdo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